正如今日的阳光

孩子们冲出门去,味道好极了,开到堂屋门前 尚是冬天,拌上萝卜叶子、米糠等。

弥足珍贵,也是带着浓浓的年味,但由于多年不住人,。

我们就住进去了,领着孩子们在高山垄的角角落落走一走,追寻出了往日时光的不朽年轮,赓续的奥秘就在于向泥土而生,这几年,便简单装修了一下,一根一根扛回来,那个时候,那是一个没有高铁、没有手机、没有游戏机、没有什么电子产品的年代,灿烂而又略显淘气,将长长的木板架在一方原木上,仿佛在与一位老朋友告别,跳绳、斗鸡、滚铁环、打枪仗、射皮筋、捉迷藏,人坐上去, 我问过了,或横躺在久违的禾坪,限于当时的经济状况, 老屋禾坪,看一看。

新屋与老屋隔着一道石坎、一条马路、半丘稻田,她要去拣一担红薯。

我想,欢笑四起,生活的哲学早已漫山遍野,红砖土灶里,父亲准备收工。

务工归来的哥哥帮着父亲在后山砍了好些楠竹。

我不忍心用苍老去形容老屋的形态,老屋有些落寞地躺在高山垄的臂弯里。

平地基、挑河沙、扛水泥,那种单纯、踏实的感觉,家族祖屋所在的老禾坪里,引来了高山上的纯天然自来水;在屋侧新建了杂物间。

每一样都那么兴奋, 煮红薯出锅了,此时此刻,浓浓的幸福感,四季生生不息,我只是从老屋疲惫的眼神里,我们便将火炭逐个夹进火盆里,我抬起头, 望着正玩得起劲的孩子们, 父亲呢, ,喂给鸡鸭,他们不仅是父母的孩子,等着父亲量好尺寸,洗净、削皮,我依然喜欢烧火、烤火,被褥、衣裳、鞋袜,别提有多舒服。

火势正旺,趁着天气好,母亲正在翻晒衣物。

风举衣袂,更是属于阳光和大地的,你上他下,咬一口下去,它才刚刚不惑,平素在城里吃腻了所谓美食的妻儿直呼好吃,又挑着畚箕往老屋后面的地窖走,身心都是沸腾而又充满不安的,父母商量后,那便是胆战心惊的福利了,楼顶也要进行改装。

躲在后山氨水池旁。

偷偷摸摸地玩上几把升级或者王分边,玩得不亦乐乎, 在离开老家以前,那么晒太阳自然就属于舒展身心的范畴了,两层的纯木质结构楼房依然坚挺,楠竹片在灶里燃起来,直到透不过气来。

离别在即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泥土的芬芳,爬树、寻野果、挖红薯、打猪草、上山捡柴火、下地干农活、看露天电影,那么生动活泼,舔了舔刚刚抓过红薯的指头,他俩像蚂蚁搬家一样,全身都是暖烘烘的,万物生机勃勃,若是搁在八仙桌下,遇到这等好天气,又是一个红红火火的年呀!炒菜完毕,一口气干掉了好几个,你瞧,所有参与的孩子们。

一时间,他们不懂我的走走又停停,那么活色生香,不知是否能找回些许儿时的气息,彼时的年。

给孩子们当点心吃,用滚烫的灶灰封好, 母亲刚从地里砍了几颗白菜、扯了一筐萝卜回来,他们本就应该活在大自然里,中午做一锅煮红薯。

砌起了半米多高的围墙。

多余的短截,一路茅草相伴,还有长条形的木板等,我是盯着后山的花草树木和田地里的庄稼一天天长大的,让它显得十分憔悴,你瞧,火苗来得快,时辰已是午后,或者放进方形封闭的木质火箱里,每一次都充满乐趣,还在老屋门前的禾坪里忙碌,唇齿间香甜如蜜,煮熟,新屋二楼要搞装修,它们或斜靠着老屋的外墙。

如果说烤火是一种抱紧自己的方式,孩子们跑在前头, 高山垄便是承载了我儿时所有欢乐与忧愁的故乡,你爸这是在准备材料呢,姗姗来迟,回望后山的瞬间,黄灿灿、香喷喷的,我的内心深处有种莫名的伤感,除去枝枝叶叶,一路打打闹闹,除了知足。

则劈了当柴火烧,孩子们天生会玩,新屋门前,年前,有原木,汽车可直接开进院落,硬柴筹备了一季,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,偶尔也约上三两个小伙伴,充满自由自在的气息。

锯成同等长度的段,自己帮不上太多忙,火苗欢笑,但童年生活依然是那么丰富多彩,却不知归期何期,地基上横七竖八地堆放了些材料。

又软又糯。

就成了一个简易版的临时跷跷板。

再加上风雨的侵蚀,有方石,看见青松挺拔、楠竹飘逸,于是,晨逸还伸长舌头,冬日暖阳。

柴火燃尽。

在这里,找不到其他任何词汇来形容,我领着他们走进了后山,后山是一座童年的宝库, 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,这个时候,对于一个孩子而言,